The Neurotic Fishbowl
來自心靈深處的呼
saleisha 發表於 2012/4/2 下午 03:14:00

 


哭了是心被傷了,累了是情已死了,困了是魂已飛了,醉了是身已走了。不是不傷心,是爲被傷過,不是不會流淚,是未傷到傷心處。

再堅強的漢子也是有流淚的壹天,杺甴粄茬如若沒有他就是只是壹個軀殼,沒有靈魂,沒有心,沒有感情的木頭,狼也是,在面對著自己最深愛的妻子被敵人壹口致命的時候,老去的狼王對著天際高懸的月亮壹聲又壹聲的狼嚎,聲音淒厲,悲傷,仿佛是來自地獄最深處的悲鳴壹般。

在這個無風的夜堙A狼王的妻子悲壯的離開了他,而他,作爲母狼的丈夫,狼群中的王卻沒能將自己的妻子保護好,爲了救他,他的妻子成爲了那只可惡的藏獒利齒之下的犧牲品。如果沒有那只該死的藏獒那該多好,此刻它們可以迎風而上,壹起享受著美味的鮮肉,壹起對月長嘯。

可是現在,除了呼嘯的寒風,除了對同伴離去的哀鳴,除了那該死的狗叫,除了空曠的草原再沒有其它的回音。

死亡並不可怕,特別是爲保護狼王光榮的戰死,對于狼來說絕對是壹種榮譽,壹種至高無上的死亡方式,壹頭狼,只有死在它的敵人手堣~算是死的光榮,更何況還是爲了救自己的夫君,狼群中的首領,死在壹頭獒王手媕Y是壹條狼的榮幸,不是所有的狼都有這樣的機會和這樣的死法,而她,狼王的妻子,卻做到了,她雖然死了,可是她的威名將會永遠的在狼群中傳播開來,所有的狼群都會記住,記住它的存在。

夜依然是漆黑壹片,黑暗中多了幾雙陰森的眼睛,閃爍著翠綠的寒光,壹對視,讓人不寒而栗,仿佛被魔鬼,被死神,被閻王欽點了壹般,除了逃跑再沒有其它的想法,不,連逃跑的意念都沒有了,雙腿酥軟的直接癱軟在地,巨大的精神壓力將人的意志壓倒,然後就是無止境的昏迷。

狼群直接從這個人類的身體上踏了過去,連眼神都沒有瞄壹眼的直接走了,仿佛他是壹個透明體,或者說是根本不存在的壹個生命,更多的是不屑于他的表現,他簡直就是在給藏民丟臉,壹個真正的藏民是不會在看到狼群的時候被嚇得昏迷倒地的,而他看起來壹點都不像藏民,衣服,味道,膽量,眼神。狼王想對了,這確實不是真正的藏民,他是壹個從遙遠城市而來的陌生人,是壹個遊蕩在草原渴望親眼目睹仿佛天堂壹般的草原。今天是他來草原的第壹天,本來他是要到壹個藏民家寄宿的,但是壹路光顧著欣賞美麗的風景而錯過了時間,天色變黑以後就迷路了,朝著藏民敖包相反的方向走去,走近了這群在今夜打算夜襲藏獒的狼群。

狼王悄聲無息的潛伏前進,生怕驚起壹絲動靜,讓那頭精明的快能趕上它的獒王給驚醒了。它做到了,或許是死去的妻子在神聖的騰格爲他祈禱,或許是冥冥中它的妻子在保護著他,總之他沒有被獒王給發現,壹直到它前進到離獒王僅僅十步的時候,它被壹根橫欄在獒王前面的鐵絲給絆倒了。而它,英勇無敵的狼王,今晚精心策劃的偷襲就這樣被壹條細小的鐵絲給破壞了,它憤怒了,帶著心堜狾釭漱釩諢A還有對亡妻的無盡思念和緬懷沖向那只殺死自己妻子的凶手。獒王就是獒王,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突襲反應之敏銳,速度之快,彷如壹道流星從狼王身邊擦肩而過,死亡雖然解除了,可是重傷卻是避免不了了,憤怒的狼王雖然沒有壹口咬住獒王最柔軟的脖子卻在它的屁股上狠狠地咬了壹口,撕下了壹塊非常可觀的肉,這對于其它的狼來說是壹次勝利,對于狼王來說卻是恥辱。

我要的是壹口致命,我要的是它柔軟的脖子,可如今我卻咬到了它的屁股,這對于我尊貴無比,不可侵犯的狼王來說是壹種無法磨滅的恥辱,是壹生都無法磨滅的烙印。

厮殺是不可以避免的,生死搏鬥在寂靜的午夜堳鬮礞W演,無數的狼,無數的狗,無數的人,無數的馬,無數的火把,所有的壹切將這個寂靜的夜變得絢爛,漆黑的夜晚變得明亮,皎潔的月光媞秦z出寒意濃濃的血絲,狗吠聲,狼嚎聲,人類的叫喚聲,還有那不安的馬匹發出的恐懼聲,讓這個原本甯靜的夜晚變得熱鬧,變得喧嘩,變得如此的唐突。草原的夜是屬于寂靜的,屬于安詳的,屬于無風的,屬于在甯靜中滲透著危險地氣息,屬于無風中散發著死亡的威脅,如今,狼群的到來將這壹切都證明了,也打破了寂靜的午夜。

戰爭總是有結束的壹天,就像死亡也有離別的時候壹樣,半個小時的厮殺讓狼王明白,它今天已經再也沒有機會爲它的亡妻報仇,無法將殺死它妻子的凶手繩之以法。如果再僵持下去,整個狼群將面臨全軍覆沒的威脅。雖然狼王非常想爲自己死去的妻子報仇,可是它不能無視整個狼群的生死存亡,思考了半秒後,狼王果斷的下令撤退,幾個高大的巨狼圍繞在狼王身邊,掩護他的離去,其它狼也有組織有紀律的撤退,雖然傷亡難以避免,但至少沒有損及核心力量,它們的實力並沒有因爲這次突襲的失敗而減損,相反更讓它們增長了實戰的經驗,變得更加老練,更加陰狠,更加成熟穩重,更加睿智。

獒王並沒有帶領它的追隨者尾隨其後將它們趕盡殺絕,在確定它們已經離開了它們守護的草原,對它們所守護的人和牛,羊,馬沒有造成威脅的時候,回到了自己所在的敖包,爲受傷的同伴舔舐傷口。

撤退後的狼王帶領所有的狼成員來到自己妻子過世的地方,對天長嘯,它是在對自己的妻子傾訴,傾訴它的無能,無法爲死去的妻子報仇,無法將殺死妻子的凶手殺死,以祭慰妻子的亡魂,但是它並沒有因此就打消了報仇的信念,相反,這個意念更加深刻,只要有機會,它壹定會將殺死妻子的凶手還有那壹群領地狗全部咬死,是的,壹定,總有壹天它會嘗到獒王新鮮而甜美的血液。其它的狼也對天長嘯,是對死去母狼的壹種哀悼,也是壹種愧疚,因爲它們沒有幫助狼王實現它的夢想,將殺死母狼的獒王咬死,月色越來越明亮,仿佛是壹輪會發光的魔盤,天空中散發著柔軟而神秘的光芒,淡黃色的清輝灑在整個大地,草原在這壹刻變得有了若隱若現,如夢如幻。

幻境中狼王看到了它的妻子正對它微笑,仿佛在說,親愛的狼王,我的靈魂已經飛升到了騰格堙A這是草原上所有生靈居住的天堂,偉大而神聖的騰格塈i訴了我,妳今夜爲我而偷襲獒王壹事,雖然妳沒能將殺死我的獒王壹口咬死,但是我知道,在妳的心堨忖w經死去了無數次,我在這堭o到了夢想中的生活,不要牽挂我,我會在這媯巧p,等待妳的到來,然後壹起靜靜地死去。

狼王壹步壹步的走向妻子,只聽到咕咚壹聲,思妻心切的狼王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壹生,追隨它的妻子而去。那是壹個布滿泥濘和陷阱的沼澤,堶探眶o著令人作嘔的惡臭,那堮I葬著無數生靈的亡魂,而今夜,狼王在這婸P它思念的妻子終于相見了。***

 



發表評論:
暱稱:
密碼:
網站:
標題:

 
 



The Neurotic Fishbowl

.: 公告

暫時無任何公告...


Bloginess

«August 2022»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我的分類(專題)

首頁(137)
健康時尚生活(24)


In the Bowl

.: 最新日誌

正確清潔臉部肌膚,年輕不在是夢想
合理選購屏風為你介紹玻璃隔斷
野戰醫療隊網絡平台上的戰場救護
當愛已過期
從此不再放開彼此的溫暖的手
艱難日子愛依舊年輕
那廊下聽雨的纏綿告別妳
這便是最完美的愛情
來自心靈深處的呼
壹場風雨兼程的愛情


.: 最新回覆


The Fishkeeper
Blog名稱:時尚生活之家
日誌總數:137
評論數量:31
留言數量:1
觀看次數:253032
設立時間:2008年2月28日



Text Me

.: 留言板

我要留言


Other Fish in the Sea

.: 連結


floral water***
*********************
香薰油***
*********************
carrier oil***
*********************
人生****************** 那邊的小說世界*** *********


************
Operable wall***
************
香港美容中心******




Blog網站首頁 | 聯絡我們 | Blog註冊 | 部落格登錄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網頁執行時間:0.123 秒 網頁瀏覽次數:20102209 次